這裡粗淺的分享我看到的商人西門慶。

金瓶梅剛開始時的西門慶,只是一個繼承家中生藥鋪,算不上十分富裕的小商人;但是在後來的估算,西門慶的財產約有十萬兩銀兩這麼多(作者換算成今日,至少有三億新台幣),在短短三年間,從生藥鋪的小商人變成身價三億新台幣起跳的富豪,西門慶確實生財有道。當然作者有提到明朝中葉的富裕,這是大環境上的優勢,當然抓住優勢趁機崛起也並非人人有能力辦到,以下我們分析西門慶憑藉什麼成為一方巨賈。

image002.jpg

 

西門慶的事業體,大致上來說分為四個面向:

零售批發業:包含各式店鋪,絲綢、生藥、絨線。簡單來說就是買賣業,從產地低價買來商品再轉手高價出售

借貸放款、承覽政府採購:也就是放款給其他人獲取利潤,利用承接政府生意的商人需要大筆現金週轉,賺取高額利息。

官方特許業務:西門慶獲得特殊管道提前取得食鹽供給給市場,這在當時獲利極高的生意。

關說收賄:暗盤下的收入,也是收入極高的一個來源。

 

這裡我們先提一下原先的生藥鋪小商人西門慶是如何獲得資本(金錢或是權利)來經營這些事業。西門慶透過幾次的婚姻包含孟玉樓與李瓶兒的嫁妝獲得大量財富,這些成為他翻身的資本。這些橫財不足以看出西門慶的本事,充其量只能說,西門慶是一個很懂得政治婚姻的傢伙。但是西們慶的投資方式,就確實值得一談了。

西門慶:「兀那東西,是好動不好喜靜的,怎肯埋沒在一處?也是天生應人用的,一個人堆積,就有一個人缺少了。因此積下財寶,是急有罪的。」

這裡可以看出,西門慶並非一般的守財奴。而是相當積極運轉他的資本用於投資的。甚至我們也可以透過一些片段看到,西門慶身上預留的現金是極少的,我們可以將他視為一個高度的投資者。將大部分獲利用於繼續投入事業錢滾錢,甚至不投入房地產,因為他覺得房地產投資的獲利遠比不上這些生意帶來的收穫。也是這樣的操作方式,讓西門慶快速崛起。

另外透過七十七回描述,因為河凍,著了一位客人急著希望以極為低的價格脫手500包無錫米。西門慶的回答是:「我平白要他作什麼?凍河還沒人要,到開河船來了,越發價錢跌了。」西門慶並不因為價格低於市場就入手商品,相反的他看的是整個商品未來價格走勢與市場趨勢。

另外,在西門慶的眾多事業中,我們可以看見他與伙計的關係。是採取分紅制度,「合同著名,得錢十分為率:西門慶五分、A某三分、其於BCDEF三分均分。」激勵員工的的向心力與主動性,因為讓伙計也成為老闆,在這樣互利共生的結構下,西門慶更能輕鬆而有效率的管理他的事業體。

另外西門慶用運用其本身的資本,打造了一個及其驚人以蔡京為核心的政商圈。有人曾說:「金瓶梅反應的是一個現實的中國社會,社個社會到了現在還不曾成為過去。」商人靠著官員庇護做大,官員需要商人的資源來應酬甚至升官發財。這樣的利益結構交換,就算到了現在似乎也是無法避免的一個生態。即時我們都無法贊同這樣的環境,但就如同作者一開始的那個問題:『當價值不再,一切只剩下慾望時,生命會變成什麼?』

當然最終西門慶是悲慘的,但是我們除了看到他縱情聲色的部分之外,也能從這部小說中看出一其手腕之精妙,他所擁有的一切都來的不正大光明,甚至於我們可以說他所擁有的一切都是利益交換而來,也就是喬出來的。這個龐大的共犯結構,西門慶是中間一個重要的螺絲,提供了各方的需求,也換取了自己的利益。而他的眼光精準無論是看人或是看貨,敢於下大注壓寶。都是其成就千萬家財的重要原因。

或許我們拋開那些成見,能看見一個精明的生意人,努力用他的眼光與手腕周遊在這個世界中,這世界本來就不是光明的,他只是盡力讓自己的生活舒適些,其實也並非什麼大奸大惡。

其實一直很猶豫要不要分享這樣的心得,畢竟這跟一般人的道德標準衝突,但最後還是決定把我看到的分享給大家,希望能提供不一樣的思維。當你察覺到一個機會的時候,你敢不敢放手一搏?你有沒有辦法讓自己成為某一個利益結構中重要的一環,並讓大家都需要你?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姆斯 的頭像
姆斯

姆斯;創業中

姆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